• 服饰
  • 美容
  • 奢华
  • 靓发
  • 明星
  • 生活
  • 视频
  • 评测
  • 试用
  • 化妆品库
  • 瑞丽之星
  • 论坛
  • 品牌库
  • 聚时尚
  • 加关注
  • 手机看瑞丽

您的位置:首页>生活>娱乐>正文

《49日》最爱西藏的汉族女子,用三部小说表白西藏

2018/02/07 16:06 编辑:洪涌 手机阅读:

读罢《49日》,我就想起了王小波的话:“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。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,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。”

读罢《49日》,我就想起了王小波的话:

“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。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,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。”

我相信,在关一山离家出走时,一定想起了这句话。他的出走并非因为被梅朵打了耳光,没了面子,也或许并非是想要做一番大事业,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男人……在我看来,关一山是在那一刻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了自己并不适合梅朵,而他深爱着梅朵,所以唯一能做的,只有离开。

在那一刻,他一定是不舍的,可是只有离开梅朵,才能结束这场长达七年的错误的爱情。

我不想说关一山是伟大的、牺牲的。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,他是一事无成的,他给不了梅朵安全感,梅朵在家庭中处处维护关一山,可是他却一如既往地让她失望。

这世上没有错误的爱情,只有错误的人。梅朵与关一山彼此相爱,但他们如许许多多的情侣一样,彼此并不合适。是关一山首先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做了那个“背叛”爱情的离家出走者,他让梅朵苦苦寻找,差点丢掉了性命。

不过,梅朵在寻找的路上,也开始明白她与关一山之间的差异。正是这趟至关重要的寻找之旅,才让梅朵真正地遇见了自己,所以她在结尾处做了那样的选择。

我不想空泛地去谈《49日》的文学性或者对于文坛意义,这应该是那些学者们所擅长的事。我相信对于广大读者来说,一部小说,它很好看,就足够了。

或许有人会说,这样对文学不够尊重。可是,我们不能奢望类似《白鹿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这样的作品每年都出版,也不能奢望每个作家都怀着对家国的沉重热爱,去写下那些沉重的句子。

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作家的作品,如今连“好看”的标准都达不到了——没有遣词造句,固有的形容词一再使用,没有动人的情节,依然在写“他爱她,她不爱她,她出车祸了,他还爱他”这种模式化的故事,甚至许多作品连情节都不要了,以鸡汤句子和“我有一个朋友ABCD”开头,就能凑一本书。

在这种出版环境下,宋晓俐对于长篇的坚持难能可贵,对于西藏题材的探索值得赞赏。

对于作者宋晓俐,近年来屡见于媒体。她写了“西藏三部曲”,被媒体誉为“近年来以最温暖的方式记录西藏”,可以说,《北京遥望香巴拉》《白拉姆客栈》《49日》是宋晓俐写给西藏的情书,更是写给自己的情书,在宋晓俐的西藏里,我们可以读到刻骨而又温暖的故事,没有情节的大起大落,却用一件件温暖的小事来串联起人性的善良。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