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服饰
  • 美容
  • 奢华
  • 靓发
  • 明星
  • 生活
  • 视频
  • 评测
  • 试用
  • 化妆品库
  • 瑞丽之星
  • 论坛
  • 品牌库
  • 聚时尚
  • 加关注
  • 手机看瑞丽

您的位置:首页>生活>美食>正文

翻山越岭 去全日本第一的餐厅围炉吃野味

2017/10/12 11:59凤凰网旅游 编辑:洪涌 手机阅读:

柳家,日本高分餐厅中的一匹最黑的黑马,曾高居tabelog评分全国榜首(现在第一名是松川),却窝在岐阜县一个不知名小城的大山里,再看紧随其后的前十、前五十,基本上都被东京等大城市的怀石料理、寿司和法餐包揽。

柳家

翻山越岭

去全日本第一的餐厅围炉吃野味

图文| 叶酱

柳家,日本高分餐厅中的一匹最黑的黑马,曾高居tabelog评分全国榜首(现在第一名是松川),却窝在岐阜县一个不知名小城的大山里,再看紧随其后的前十、前五十,基本上都被东京等大城市的怀石料理、寿司和法餐包揽。

越是匪夷所思,越是令人心生向往。去柳家吃饭,也算是一众美食家修炼的必经之路,东京的餐厅再难定,吃不上这家还有那家备选,而柳家,必定是专程抽出大半天为其而去,现代人的时间如此宝贵,拜访它就成了件神圣的事情。 

网站截图

有日本食客是这么说的,“对我来说,死之前一定要看的世界遗产有很多,但死之前必须要去的餐厅却屈指可数,其中最想去的就是柳家”。

喏,这就是柳家在日本美食爱好者心目中的地位。

然而一个比较麻烦的点在于,柳家只有两个炉端烧格局的大房间,每天只接待两组客人,也别想当什么孤独美食家了,谁都得乖乖的组局、呼朋唤友。

我们一行七人,就都是你带我、我带你,纯粹为吃而去,除了帮我留位的朋友,其他五位都是第一次见面,包括一位日本主厨和友人、新加坡小哥、苏州妹子和上海姑娘,有人直接拖着行李箱,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。

柳家

下午三点半在名古屋站汇合后,一齐坐上开往瑞浪市的电车,一个多小时后到达,再坐出租车,还得在山路上开20多分钟,才赶在6点前到达柳家门口。

大概是柳家的名头太大,自己像猪油蒙了心,只知道是乡土料理乡土料理,都没想到查查具体吃什么,到电车里才开始翻照片,越翻越心焦,野猪、野鸭、鹿肉、熊肉……眼前就是大写的“完蛋”两个字,超级非肉食系女子的自己,一会要怎么下台啊?

司机停在一座毫不起眼的老房子前,实则有170多年历史的古民家,下车后活动了下筋骨,就见现任大将穿着一身轻便和服,出来迎客了。进玄关后,抬头就见一幅身着红袈裟的摩诃画像(我猜的),旁边写着一个字“喝”。

俨然不醉不许归的阵势。

柳家

值得一提的是,柳家的酒藏比起东京的名店也毫不逊色,才一入座,同席的上海姑娘就跟大将讨论起挑选一支什么红酒来配料理,接着就被带去酒窖了。

我一个不喝酒的人,只好要了杯生姜汽水,大家按各自喜好,有日本酒的、也有啤酒葡萄酒,也其乐融融。 

真正的家庭式乡土料理,光是夫妻老婆店还不够,而是女将就算背上绑着孩子,也照样给客人服务。前不久还看到食客Po的照片里,女将就穿着和服背着小孩在上菜,宛如回到明治时代。

许多日本人憧憬来柳家吃一顿饭,很大原因是缅怀冬日里七八个人围炉吃东西的那种年代感。

柳家

大将曾在美国待过几年,能说一口秒杀日本绝大多数高学历年轻人的地道英文,我们一桌人当中,有人只会英文和一点中文、有人只会日文、有人中日英文皆通,啊我都绕晕了,大将就根据说话对象流畅地切换频道。

对我这种适应单一语言环境的耳朵来说,真是可怕的车祸现场,空气中都是狂飙的英文,哪来怀古幽思之情嘛。

一进房间就看到炭火边插着一圈小鱼在烤,心想:还好还好,不是只有肉嘛。

“这个是香鱼么?好大!”

“不是哦,叫アマゴ(amago),我朋友在岐阜钓的。”

柳家

アマゴ属于鳟鱼的一种,就以这样扭曲的姿态等待客人,坐下后就可以先拿来垫垫肚子。说实话,我倒是喜欢香鱼多一点。

桌上是一小碗黑乎乎的东西,长得有点像曾在清迈夜市吃过的“蚂蚁蛋”,竟然是蜜蜂卵的佃煮,就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!

所谓“佃煮”,是用糖和酱油使劲煮,最好是荤腥物,像昆布、明太子、沙丁鱼、蛤蜊,虽然偏甜,却是极好的下酒小菜。

看起来实在太黑暗了

他家是小规模的家庭厨房,基本上不可能一齐上菜,导致大家的顺序都有点混乱。我那盘天妇罗,真是望眼欲穿才盼来。

山野菜天妇罗拼盘,共六种,列一下日文名,这种生僻的单词,实在不懂得怎么翻译:たらの芽、こごみ、山ウド、蕨、コシアブラ、ギョウジャニンニク。

总觉得药味很重的蔬菜,才有资格叫山野菜,非常有日本的古味。

柳家

樱鳟的刺身和鱼籽,非常没有个性地说一句:这是整顿饭里最喜欢的一道。

柳家

又是一道山野菜的渍物组合,还是那么几种,意思不大。

柳家

接下来要放大招了,佐贺县的“葦鴨”,大将一边叹息,“这已经是四月末最后一只鸭子了,”一边用十分陶醉的表情烤起鸭子来。

柳家

鸭肉用还看得见带短毛的皮裹着,像一串培根卷,分到我盘里的时候真的就懵了,咬不动,而且腥味好大。

幸好右手边的新加坡小哥是个无肉不欢的肉菩萨,他见我吃了一半很为难的样子,用结结巴巴的中文说,“可以给我吃,我喜欢肉。”有大救星在旁,总算放宽心很多。

柳家

岐阜的野鹿里脊肉,切成西瓜片的样子,瘦肉看起来挺美好,曾在京都一居酒屋吃过炸鹿肉,印象还不错。

柳家

我和左手边的苏州妹子都是“蔬菜鱼鲜”派,这分量对我们来说有点多,于是趁大将回厨房,偷偷从为后面料理准备的调料罐里,偷拿了一点柚子辣椒,才算下了肉。

柳家

终于回到可以缓缓的天妇罗,琵琶湖幼香鱼,还有早上刚摘下来的蜂斗叶,蘸京都的七味唐辛子(辣椒粉),光以天妇罗来衡量其实不太合格,但胜在食材好,还是鱼啊!

柳家

继续吃肉,鸭胸肉配山葵,没那么肥但还是有点腥,旁边的男生都开始剩菜了,如此凶猛的野味,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欣赏的。

柳家

有时候觉得日本人在吃上面,口味真是大起大落到令人费解,既喜欢汤底浓腻咸死人的拉面,也能把一碗看起来淡而无味的高汤做出神韵来,hold得住熊肉鹿肉马刺身,也可以在素雅的荞麦面中发现禅的光芒。

继续换鹿肉,大将介绍是鹿屁股上面一点的部位,还不忘敬业地在自己身上比划两下,听到是最后一道时,几乎是在心里暗自拍手叫好。

柳家

接近尾声,炉中央勾上了一个大锅,开始煮野菜鸭汤,最后把汤里野菜全吃完,剩下了鸭肉,真的是界限了。

柳家

主食是笋、蛤蜊肉煮的米饭,大满足。水果是静冈蜜瓜,就是那种八九不离十的感觉,你们懂得。

野鸭蔬菜汤

柳家

关于柳家的野味,有这样一种说法,由专门的“狩猎人”提供,他们徒步于山林和河流间,寻找供当日使用的食材,从香鱼鳟鱼到野猪野鸭,这里面有一点儿运气的成分在,连大将也没法保证,今晚一定能吃到什么。

柳家

在料理上对柳家没有什么好感,路子太野,野得超出我的承受范围,也不会想要跋山涉水再去。

这种餐厅,大概就是用来制造独一无二的用餐体验。

吃到中途,我突然一好奇,推开后廊的拉门,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,满满一地的熊皮!!!搞不好再吃下去,会被大将吃掉也说不定。

柳家

晚上9点,酒足饭饱,各人付了账,算下来,没喝酒的价格是13000多日元,比想象的便宜很多。大将亲自开小面包车送我们去山下电车站,主厨小哥要赶回东京准备第二天的料理,有人回名古屋,也有人赶往下一个饭局,大家分道扬镳。

曲终人散

那天我走在回住处的路上,空荡荡的大街,路过一间超市,不知不觉走进去买了个打折的可乐饼,已经冷掉了,不香也不脆但依旧很美味。如果说柳家是一期一会的奢侈品,那么可乐饼是随时都能买到的日用品。

说到底,奢侈品是厌倦了日复一日后寻求的刺激,但人啊,不就是由日复一日的必需品组成的么?

标签: 美容 日本料理餐厅野菜东京天妇罗英文家的岐阜野味鹿肉山野乡土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